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靓颖性路 之 暑假的初吻

靓颖性路 之 暑假的初吻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靓颖望着镜子中自己的身体,小脸娇羞得泛起了红晕,白色的纱裙已经褪到了脚踝,仿佛就像纯洁的花瓣般托起了一株绝佳的花苞。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娇俏的乳房已经傲人的高耸着,向这个世界展示着女孩金子一般的年华。靓颖穿上妈妈新买来的吊带胸罩,垫起脚尖在镜子前面小心翼翼的旋转着身体,由于经常锻炼的关系,玉背到小腿的玲珑曲线在镜子中一览无余。正在靓颖凝视得出神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搅乱了盛夏庸懒的空气。靓颖忙提起地上的纱裙,还来不及穿就捂在胸口,趿拉着拖鞋飞到了电话旁边:
  "靓颖,是我。"一个男孩的声音,稚嫩又怯生生的。
  靓颖会意的轻声"嗯"了一下,显然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现在有空么?我在你家东边的空地等你,我有话对你说。""你等下,我这就下去,我,我也有话和你说。"靓颖挂下电话,看了看手中的裙子,还是摇摇头收了起来,而是换了一条长裤,套上了一件T恤,心事重重的出去了。
  果然一个文弱的男孩早早的等在了那里,身材并不高,也不魁梧,和靓颖一米六的身高相比,也就多出半个脑袋,但是给人感觉却格外的憨厚老实。他叫伟强,是靓颖的初中同学,或许应该叫原初中同学,因为等到夏天过去,新学年开始后他们就要各奔东西。伟强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而靓颖将要去的是一所房地产中专。
  两个人肩并肩走在小区外一条幽静的林荫路上,伟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说话了:"靓颖,你觉得我怎么样?""功课好,人聪明,和我简直不在同一个世界里。"靓颖低着头,十指交叉在体前。
  伟强顿时喜上眉梢,并没察觉出对方的弦外之音,接着说:"别这么说,我觉得你很好,在我心里是很完美的女生。"靓颖无奈的笑了笑,默不作声,却感觉小手突然间被伟强硬抓住了,她一惊,下意识的缩了回来,不得不问伟强:
  "你觉得咱们真的合适么?"
  伟强遭到靓颖反客为主似的发问,愣了一下,连忙点头:"合适,合适,再合适不过了。"靓颖停下脚步,看着伟强说:"开学后,咱们就不在一个学校了,你肯定能在你们学校找到特好的女生,听说那个个都是才女。""可是,我只喜欢你,靓颖。"伟强急着表明心意,"我发誓,我绝不会对别的女生多看一眼。""不是这么回事,我觉得咱们都还小。"
  "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了?"
  "真的没有,我只是觉得应该放一放,等你到了新学校,慢慢的就不会喜欢我了。"伟强听了后,紧锁着眉头,一脸焦急,不住的摇头:"靓颖,给我一次机会吧。"盛夏的天空真是变幻莫测,就在这当口忽然狂风大作,太阳害羞得藏进了乌云深处,仿佛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恰巧靓颖以此为借口,说:"变天了,我得回家了。""靓颖,你别走嘛。"伟强站在原地,看着转身急匆匆远去的靓颖,却无计可施。
  突然伟强大喊着靓颖,追了过来,靓颖想说你也回去吧,但是还没说出口,就见伟强已经跑到近前,一把推开了自己。
  "啊!"伟强大叫了一声,一根被狂风吹倒的木桩正好砸在了他的身上。
  靓颖望着重重摔在地上的伟强,人都傻掉了,如果他不推一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因为那根木桩正巧会砸到自己。
  靓颖弯下身,扶起伟强,焦急的问:"怎么样?砸伤没有?""没事,没事。"虽然嘴上逞着强,但是鲜血已经从伟强的手臂上流了下来。
  "你受伤了,不行的。"靓颖似乎忘了刚才那一场令自己窘迫的告白,"快跟我回家去,我帮你包扎一下,不然会发炎。"伟强默许了,对他来说这是因祸得福。刚一走,伟强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摔得不轻,觉得两腿一阵酸疼,踉踉跄跄的,只得把另外一个不流血的手搭在了靓颖的肩上。
  靓颖性情中的仗义决不允许自己放下舍身相救的伟强不管,尽管刚刚度过了一场不情愿的被告白。就这样,她一步一步的搀扶着伟强回家。伟强第一次搂着靓颖的玉肩,那么娇小又那么倔强,在树动影摇的狂风间真是个依靠。他不时的用余光瞄着靓颖的面颊,此时此刻和自己的梦中人如此的近,真相就这么凑上去亲一口,而靓颖也许是被伟强淌血的胳膊急坏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更无暇揣测对方的心思。


  "到了,你等等,我开门。"这是伟强第一次踏进靓颖的家门,进门一看,家具非常简陋,家电也没有几样。靓颖赶忙跑去找药水和包扎的纱布,忘了疼的伟强趁着此时环顾四周,最扎眼的就是靓颖放在书架上的一大堆音乐CD.
  靓颖是中学里公认的金嗓子,却不是什么文艺积极分子,只有在老师强烈要求和命令下,才参加班级或学校里的演出。伟强对靓颖的迷恋就是从一次班级演出开始,他彻底的被这个小姑娘唱歌时自信与投入征服了,甚至常常产生邪恶的念头,幻想着靓颖用她的金嗓子在自己的身躯下呻吟。
  靓颖利索的给伟强包扎起伤口,虽然年纪轻轻,只是稚嫩的少女,但是这种干练却让伟强从异性身上感受到一种母性的温暖,他在这种温暖中陶醉了,色胆包天的一把搂住靓颖。
  "别,伟强,别这样。"毕竟只是十五岁的孩子,第一次和男生独处一室,面对男性的欲望,靓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我的头好疼。"伟强说着说着就晕靠在沙发上,靓颖被他握着玉手,再也不退缩抵抗,只是担心对方身体出现意外。
  伟强深情的看着靓颖,很会把握时机的说了一句:"为了你,我宁愿被砸死,只要你安然无恙。"本来对伟强并没有感觉的靓颖,此时多多少少被眼前这个男生感动到了,没有他,不知道自己被砸到,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刚才多亏了你救了我。"靓颖声音温柔的回应。
  伟强得寸进尺的说:"那你还躲我不?"边说边用手抚摸靓颖的玉颈和脸蛋,第一次被男人抚摸脸颈,靓颖害羞的说不出话来,眼睛不敢直视伟强。
  伟强被眼前这娇怜的美人儿惹得欲火焚身,见靓颖再也不反抗,竟然一把抄起靓颖的双腿,抱在怀中,预谋好了的径直向内屋的卧室走去。靓颖也似乎被这雄性特有的举动震慑住了,直到被放在床上,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想要起身坐起来,被伟强一把拦住,说:
  "靓颖,就陪我聊聊天,我只想抱着你。"就这样伟强和靓颖双双躺在床上,靓颖蜷缩在对方的怀里。
  伟强的手起初是隔着衣服抚摸着靓颖的胸部,清楚的感觉出少女坚挺富有弹性的奶子在自己的触碰下抖动着,接着,他不甘寂寞的伸进了靓颖的T恤。
  隔着衣服让对方大方抚摸的靓颖,死抱着胸口,妈妈曾经对她说过,不能轻易让男生摸自己的身体,更别说是赤裸裸的触碰了。
  "你的奶子摸上去好舒服。"伟强在靓颖的耳畔下流的说了一句,突然间,靓颖的血流加快,无意识的松开了手,让伟强一把握住了自己的双峰,伟强笨拙的拨开乳罩,在肉肉的两坨上来回的揉弄。不一会,玉峰上的葡萄粒彷佛成熟了一样的坚硬了,靓颖竟然眯着双眼,扬起了脖子,一头秀发披散在眼眉之间,是那样的清纯动人,就像第一次让男人触碰的冰雪,那么珍贵。
  显然,靓颖已经准备好了,将自己的初吻献出去,匀称的嘴巴不大不小,一点朱唇像贡品一样等待着对方的享用。也许伟强想不到,就是这张俏嘴,让眼前的女孩日后成为了一代天后,乐坛巨星,也正是这张俏嘴,让多少男人为其神魂颠倒。
  伟强虽然是雏男一个,但也从书本上习得驾驭女人的要领,他也不急着享用着到嘴边上的美味,竟然吻起了靓颖的耳根和颈子,一会嘬一下,一会咬一口,靓颖几个回合下来不住的喘气与低嗔。
  就在靓颖像个战利品一样被伟强玩的身体摇曳的一刹那,伟强如野兽一般将嘴唇包裹在了靓颖的朱唇上,这个画面,在伟强心中已经预演了千百遍,这个过程再也伟强心中排练了千百遍,一秒钟的时间,就都梦想成真了。
  伟强吸允着靓颖的双唇,舔舐着她洁白整齐的牙齿,偶尔能够用舌尖触碰到她的舌尖,一闪而过,这是一个矜持的吻,虽然足够诱人,足够享受,足够因为第一次而珍贵,不过身体下这个姑娘似乎还在坚守着某个底线。
  伟强的下身早已经涨的硬邦邦了,以至于他不能平贴着靓颖的身体来吻她。在伟强的念头中,此时此刻,只有性交!性交!性交!插进女神的身体!不断的抽送,将带有全部遗传密码的精液射进心爱女孩的子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