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饥渴

妈妈你为什么这么饥渴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家中如有访客来,其中有男性时,我妈妈通常都会聊到她跳韵律舞的情形,如果聊得高兴,我妈妈都会借口要教同行的女性访客跳舞,然后换上韵律衣出来跳给访客们看,她的韵律衣虽然都是保守型,但丰满的身材常让宾客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中有些男宾客会想尽办法单独再来,但总有我与我爸爸在家而无法得逞。
  由于我知道我妈妈常用电动阳具满足自己,因此我开始有些邪恶的想法,但都不敢去做,直到我当兵去为止。
  我在台南战斗部队服役,由于都是长时间在出操上课,或对抗演习,一两周才放个一天假,因此部队同袍一到假日几乎都去找女人,有女朋友的就找女朋友,没女朋友的就找鸡,有钱的找年轻的,没钱的找阿嬷级的。
  我的班长叫黄振国,孔武有力,性喜渔色,在我眼中几乎是永远充满精力,演习时可以三天不睡觉,女人一次可以一对二,他另一个死党张永谓,绰号刺猬,全身长满了毛,简直就是山顶洞人再世,他们两个常在假日一起去宾馆,叫一个小姐包场一天,不但省钱也刺激。
  黄张两人有性虐待倾向,每次都把小姐整得死去活来,有时我也会加入战局,故意越让小姐痛苦,我们越高兴,有时钱不够,就会包年纪大一点的来玩,不要看那些年纪大的经验多,我们三个一出手,不死也要半条命,我对于年纪越大的,出手越狠,大概是对于妈妈那本裸照的恨意难消吧。
  有一次一个50几岁的太太跑来兼差,就被我们玩到阴道受伤,乳房瘀青,嘴唇被咬破,我在干她时顺便用拐子打她肚子几下,结果完事后她无法行走,送医去了,听说后来上了报,她老公一气之下与她离婚,真是活该犯贱。
  我跟班长他们两个交情一级棒,常常帮他们打点一些事,晚上张罗酒菜啦等等,因此在假日我也常跟他们出去,再一起回部队,顺便讨论战果,他们曾问我为何对老女人出手那么重,我把我妈妈的电动阳具与裸照相片之事也都告诉他们,他们说有机会的话会帮我查清楚的。
  有一次师对抗,我们的单位不但胜了,而且大胜,师长高兴之余,下令战斗单位放三天荣誉假,由于此事突然,因此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去哪里,黄班长与张班长照例又把我排在跟他们一起第一梯放假,就在吃完早餐后,就宣布休三天,我跟他们两个到了台南车站徘徊,他们问我去哪,我说我除了回家根本没地方去,他们两个也想破头,他们想玩,但三天却太长。
  突然间我想到我老爸说他这礼拜去日本,家里有空房,于是我就跟他们说要不要来台北,到我家住两天,他们两个一听大喜,说台北他们好久没去了,到台北玩台北鸡也不错,于是我们就立即买了最近一班的自强号往台北出发了,我心中也开始有了异样的想法,在火车的途中,我提出想办法来打听出妈妈那些裸照的事,两个班长也欣然同意。
  过了四个小时到了台北,我们搭出租车回我家,车上跟运将谈台北的鸡事,遇到了一个同道,不过他是玩宝斗里的,那种货色我的班长们可是一点都没念头,我家在一栋七层楼的公寓5楼,我们搭电梯上楼,电梯门才开,就听到振耳欲隆的音乐声,我猜应该是我妈在跳韵律舞。
  她约45岁,身材丰满,有着中年女子特有的浑圆气质,酷爱妈妈韵律舞,常到处与其它韵律妈妈们上电视做示范表演,偶尔替一些公益团体表演韵律操,我身上带有钥匙,我不想打断她跳韵律舞,更想让她的身材挑逗两位班长,因此我就用身上钥匙把铁门悄悄给打开。
  门一推开,眼前的景象让我肾上线素激增,我两个班长都暗自「哇」的一声,就像是饥饿的狼群从暗处看见一只毫不知情的美丽的肥羊在面前舞动着身躯,由于音乐声很大,铁门的开门声几乎听不见,只见我妈妈身穿黑色的蕾丝丁字内裤与半罩杯的奶罩,随着韵律音乐鼓声扭动的腰部。
  她背对着我们,面对着电视机,丝毫没有察觉我们三个人在后面看着她跳舞,浑厚的屁股起码有40寸,丁字内裤早已随着强烈的舞动缩进股间,两大片肥嫩的肉团上下左右的振动,使我当场血脉喷张,肉棍顶住了裤顶,我侧眼瞄了一下黄班长,只见他满眼血丝,口部微张的看着,看呆了,张班长也摇着头,看得出来是赞叹我妈的身材。
  就这样我忍了约30秒,我清了一下喉咙,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只见我妈妈突然「啊」的失神叫了一声,身体已经转过来面对我们,在清秀的脸旁底下,丰满的36寸乳房几乎大部份露在奶罩外面,呈现在我们眼前,除了乳头没有露出来以外,蕾丝内裤的上面有着一小块稀疏的毛。


  她张大着嘴,右手伸出把电视关掉后,立即的一手遮着下部,一手遮着胸部的跑回她的房间去,黄班长也清了一下喉咙说:「这是你妈妈吗?」我说:「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黄班长与张班长都说不会,叫我免歹势,此时我偷瞄了一下他们的裤裆,发觉都膨胀的满,我心中也有数了。
  我请他们先坐着喝茶后,我便进去我妈妈房间,听到她正在浴室洗澡,我隔着门问她中午会不会出去,她说不会,并问我说我朋友是否马上会走,她不好意思出来见他们,我跟她说他们要住两天才会跟我回去,只见我妈不答话,我就再敲门问她是否不欢迎他们,她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声:「不是啦,没事,我等会洗完就出来。」我会到客厅,看到黄张两人一见到我就立即交换眼神并停止谈话,我也不以为意,跟他们说我妈妈在洗澡,她欢迎你们来我家住,等一下她洗好澡就会出来,我们一起泡个茶,晚上再一起吃饭,他们两个也随口应付了一声:「好呀。」于是我就在客厅与班长们聊一些军中之事,大约过了半小时,我听见我妈妈开房门走出来的声音,我们一起抬头往她望去,只见她把原来散乱的头发绑了一个小马尾,穿着一件短裁旗袍走了出来,宛若一名贵妇人,与刚才的肉香四溢情景完全不同,她饱满的身材从这件紧身旗袍可以约见大略,丰满的胸部挤的绳扣都撑的紧紧的,紧绷的臀部则让观者一览无遗,走路时因旗袍开高衩,可以望见雪白的大腿。
  从她走过来到坐下,我与班长们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胸部与臀部,她坐在我旁边,面对着两位班长,由于我家沙发是后倾型的软皮座垫,坐下后必须将腿翘在一起才可以避免春光外泄,我看着她坐了下来,并顺势翘起二郎腿,就在翘起腿的霎那,我看见两个班长的眼睛都直盯着我妈的两腿深处。
  坐定后,我看见我妈妈左大腿几乎露了三分之二在旗袍外面,没有穿丝袜,青色的静脉在粉红色的腿肉上隐约可见,我看得两眼发麻,直到我妈问了一句:
  「阿豪,他们两位是……」阿豪是我的小名,我马上回神的看着我妈,并介绍黄班长与张班长给她认识,并直夸在军中都是他们两位在罩我,才让我当兵不会觉得恐怖,我妈妈听了以后,本来讲话很紧张的语调也因此而逐渐缓和,并和两位班长越聊越高兴。
  这中间我一直在帮忙泡茶与准备零食,由于大家相谈甚欢,于是下午的尴尬也就随之散去,到了傍晚,我们一起去吃了一顿饭店的丰盛西式自助餐,其中黄班长与张班长对于生蚝特别种爱,两个人各吃了十几颗,我心理很清楚他们想干什么,我跟我妈妈说他们在台南也一天到晚吃这种东西,听说对身体很补,只见妈妈笑了笑,并说你也去吃几只补一补,我与班长们听了都哈哈大笑。
  我说:「他们才需要补,他们一天到晚在玩游戏,我可没有。」只见妈妈很娇羞的的笑着把头转开,不敢直视两位班长。
  回到家后,我把我的卧室清理干净,并把地上再铺了一床棉被,准备给两位班长睡觉用,我则打算睡客厅沙发,黄班长提议喝酒,要不然睡不着,我说好呀,于是就把爸爸平常放在酒柜中的白兰地拿出来,在客厅茶几上摆开,大家边喝边聊,我妈妈也坐下来与我们聊天,因她穿着旗袍,不是裸露着左大腿就是要裸露着右大腿,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人看得眼福饱饱。
  由于酒兴浓厚,大家谈得很高兴,黄班长与张班长轮番像我妈敬酒,也设计我敬了我妈妈好几次,平常不喝酒的她,整个脸醉得红红的,还好是十一月天,天气刚好不热不冷,没开冷气,但酒过三巡后,大家就觉得热起来了。
  黄班长胆子很大,先声明他要打赤膊,于是我们三个人眼光一齐望着我妈妈,我妈妈很腼腆的点点头,黄班长就咻的一声将他的T恤给脱了下来,只见他古铜色的皮肤,壮硕的胸膛,任何女人见了大概也都想要靠上去脸贴着过过瘾,我妈妈看得脸色飞红,急忙借口说去洗手间起身而去。
  就在这时,我发现她喝了不少酒的她,起身的动作有点慢,而且是搀着沙发扶手才能站起来,当她翘着腿分开时,到她站起来,大约有几秒钟,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个人可以直接看到我妈妈大腿深处的内裤,我妈妈似乎也无法收起微张的大腿,大概是不胜酒力,我心中大喜,赶紧扶着她进去房间内。
  进到房间,妈妈坐在床上,叫我打开衣柜替她拿运动衣,她说穿旗袍包太紧,身体不舒服,我在想是酒力发做,乳房涨大,因此不舒服,于是我告诉妈妈说运动服也是紧身的,一样不舒服,换睡衣好了,妈妈说:「也好吧,你拿那件黑色长睡衣给我。」就在我拿的同时,我发现了一件粉红色的性感内衣压在长睡衣之下,我赶紧摸了一下衣质,不但薄而且透明,于是我内心立即激起一阵莫名的高潮,我拿起了这件粉红透明内衣,并抓了一件短浴袍给妈妈,妈妈看了吓一跳说:「你怎么拿这件给我?」我笑了笑撒娇说:「我没见过你穿这件,穿穿看嘛。」她好气又好笑的说:「好啦,真受不了你。」我心想:酒的力量真的是无远弗界。


  她叫我先出去,她上个厕所就来,我就先出来与两个班长喝酒,这时两个班长已喝了不少,长裤也脱了,都只穿着三角内裤,巨大的肉棒顶着裤子简直要跳出来,张班长毛茸茸的身体也是我平生仅见,他们两个一见到我就问:「你妈妈呢?」我回说去睡了,这两个人一起「唉」了一声,好失望的语气,我笑着说:
  「骗你们的啦,她在更衣,等一下出来陪我们喝酒。」两个人立即精神抖擞的又喝了一杯。我便立即又敬他们酒,心中窃喜,我多年来的梦想就要成真了。我告诉两位班长:「因为她是我妈妈,请你们手下留情,并请你们先逼问她实情再玩她。」他们两个都点头说:「阿豪,这种事交给我们。」我说我要假装喝醉,免得妈妈下不了台,于是我就回到妈妈的房间。
  这时妈刚好更衣出来,浴袍把全身包得紧紧的,我一看见就借酒装疯的搂住妈妈说:「小红,我醉了,你陪我洗澡好不好?」妈妈马上把我推开说:「死孩子,你喝醉了不认得亲娘了吗?」在这同时,我已经把妈的浴袍拉开了一些,我继续装酒疯喊道:「小红,你少假装我妈妈骗我。」并再度搂着妈妈,一只手揉着她的臀部,妈妈使尽力气把我推开,喊道:
  「谁是小红,我是你妈呀!」这时我瞥见妈的浴袍绳结已经松了,里面穿着就是那件透明内衣,没戴奶罩,乳房在推开我时从浴袍开口清晰可见,我见机不可失,立即拉着妈妈出房间,一手按着她的右手,一手搂住她的腰说:「那我们去问两个班长看看,你是小红还是我妈?」由于我力量大,妈根本动弹不得,没几步就到了客厅,我就把妈妈推到张班长的怀中说:「班长,这女人说她不是小红,请问如何处置?」只见我妈妈整个浴袍被我这么一推整个敞开,两颗36寸的巨乳立时腾现,整个阴部也完全展现在透明睡衣下,我妈妈喊到:「唉吆你这死阿豪,你喝醉了,还不进去睡觉。」我就假装摇摇晃晃的边走边撞的往房间去,然后「噗通」一声,我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趴在餐桌上装醉了睡觉。
  这时我听到张班长赞美的说:「伯母,你的身材真好。」妈妈挣扎着想站起来,无奈却被张班长孔武有力的双手环抱着,此时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说道:「张班长,你要干什么?」只听张班长嘿嘿一笑,对着妈妈说:「伯母,你想现在我们能干什么……」妈妈说:「不行,阿豪在客厅呀。」黄班长接腔说:「没关系啦,你儿子醉倒了,依我们的认识他明天中午前起不来的,伯母你就别在意了。」只听妈妈答了一声:「嗯。」我内心怒火立起,心想:这个淫女人,也好,今天晚上一定要有个答案出来。